專題首頁 活動動態 上級精神 工作部署 理論參考 紅色光華
+  紅色光華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光華
雄關漫道
2017年09月12日  楊楠   瀏覽次數:0

 

遵義會議、婁山關,兩次重大轉折力挽狂瀾,紅色革命由弱小逐漸強大,從失敗走向了勝利。遵義電廠兩代人二次創業,從遵義電廠到桐梓公司,終見萬丈高樓平地起。雄關漫道,源于一壘一土。平凡者之歌,在天地之間唱響。一線電力工人的工作點滴,融入黑色的煤,點亮遵義城,化成萬家燈火。

  ——題記

20131128日下午455分,貴州桐梓發電公司集控室里,人們緊盯#1機組顯示屏。53歲的王建云站在人群里,隨著顯示屏上機組負荷的數據不斷變化,他的心跳也在不斷加劇。458分,當紅色的“600MW”赫然出現時,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撥通了父親王貴祥的電話:“爸,新機組168小時試運行開始了,我們的遵義電廠又活了!”。在他周圍,一張張疲憊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春華秋實,為了守候遵義這座紅色歷史名城的溫暖和光明,他們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和努力。

躍馬遵義

婁山關下這座遵義城,曾見證了我們黨的歷史偉大轉折:19341215日,中央紅軍攻占黎平縣城。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開會議,討論紅軍的進軍路線。主持會議的周恩來采納了毛澤東的意見,即轉向敵人兵力部署較為薄弱的貴州。政治局認為,新的根據地區應該是川黔邊地區,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在不利的條件下轉移至遵義西北地區。正是黎平會議以及之前召開的通道會議,在紅軍血戰湘江后,摒棄了“左”傾冒險主義的領導,保存了實力,徹底粉碎了敵人的第五次圍剿,從失敗走向勝利、從弱小走向強大。

1958年,轟轟烈烈的“大躍進”運動中,這座紅色歷史名稱再次沸騰起來,冶金、鋼鐵、機械及化工工業等企業陸續落戶遵義城。當時,遵義已有位于白農路的遵義人民電廠和位于獅子橋周家墳地的遵義市遵義電廠兩家電廠,電力3900千瓦,只能滿足遵義市中心直徑不到2公里范圍內的供電,遠遠達不到新建城市和工農業發展的需要。為此,水利電力部批準,在遵義興建一座較大的火力發電廠,命名為遵義發電廠,從而揭開了遵義城電力發展事業新的篇章。

19588月的一天下午,二十出頭的王貴祥作為電廠籌建處的工作人員,接到一個任務:“小王,明天有二十名技校學生到廠,這些學生可是我們的財富喲,一定要把他們安排好。”廠里還在建設,沒有宿舍,廠里決定將新職工們安排到位于城中心的遵義大飯店住宿。王貴祥算著時間等在飯店門口。一輛風塵仆仆的客車慢慢駛進了他的視野。車門一開,一群年輕人依次走下來,稚嫩的臉龐雖然布滿灰塵,但卻帶著滿臉的興奮。第二天一早,王貴祥到飯店安排早餐,卻看到學生們將背包放在了飯店大堂,兩名男同學滿臉嚴肅地拿出一份申請書,請他轉交給廠領導。

“怎么事?是安排上有什么問題嗎?”王貴祥有些疑惑,擔心是自己的工作不到位,學生們給廠里提意見。經過仔細詢問,原來,學生們在入住后發現飯店條件太好,擔心費用高,會給企業帶來負擔。當天晚上,學生中的顏明安、張興祿等團干部們聚在了一起討論。“我們要住的時間肯定不短,這樣下去會給廠里造成浪費,最好是能夠在附近找幾間民房,這樣會便宜很多。明天我們就以團支部的名義給廠里提出這個意見。”大家以團支部名義形成了決定。第二天,就向廠里匯報了團支部的決定,并當即退掉房間。

王貴祥將學生們的申請書交給了廠領導,領導被他們的熱情和執著感動。可尋找民房也需要時間,好在附近就有一所小學,當時正值暑假期,離學校開學還有半個多月。經過廠領導和學校負責人交涉后,學校同意借幾間教室給廠里用。學生們搬進教室后,王貴祥去看過他們。每間教室里都有幾張用課桌拼成的“床”,“床”上墊著薄薄的棉絮,躺在上面很不舒服,硌得背痛。教室里空氣不太好,人一多就悶得慌。夏天蚊蠅肆虐,“轟炸機”滿天飛,學生們睡在沒有蚊帳的桌面上,全都成了蚊子的“美味”,每天身上都會有幾個被蚊蟲叮咬的紅疙瘩。可就是這樣,他們每天還是樂呵呵地工作著。

王貴祥四處托人找空房,自己也經常到附近轉悠、打聽消息。終于在開學前不久找到了幾間民房,這才結束了年輕職工們睡教室的“歷史”。

年輕職工們節約的資金在工程建設中的占比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但他們的自覺行為卻為企業發展奠定了自強不息的基石,并不斷傳承。

電廠建設初期,還從四川酉陽、貴州習水、湄潭、仁懷等地招收了一百多名年輕人,直接安排到四川宜賓、重慶和鄭州、焦作等電廠實習,直到19595月才返廠。“這么多人怎么安排喲?”這些年輕人返廠后,看著手里的名單,負責宿舍安排和生活保障的王貴祥犯了愁。廠里只有兩棟兩層樓的職工宿舍,女同志人不多還好辦,男同志就麻煩了。房間數量有限,一百多人只能擠一擠了。

這天下午,王貴祥來到宿舍,盡管已經預見了宿舍的擁擠,但王貴祥剛進屋時,還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三張上下床一字排開,將十幾平米的房間占得滿滿的,床與床之間的間隙小,走動得側著身子。行李塞在床下。房間里還有一張寫字桌,再加上堆放物品,顯得擁擠不堪,六個大小伙子住在這樣的房間里,除了擠,還是擠。

“房間還是擠了點哈。”

“沒關系,現在廠里還在建設,以后應該會好的。”

“人多了些,可能會有點吵,你們有意見嗎?”

“是擠了些,要說沒意見那就是在騙你。不過廠里正在建設,我們暫時克服一下,等廠里以后再修建宿舍樓不就可以解決了嘛。”

一番對話打消了王貴祥的顧慮,也讓他認識到了同志們的覺悟。

十月初的一天,王貴祥約上了正在休息的顏明安等幾名青年,一起走到了規劃中的廠區。那天,幾個年輕人走在長滿荒草的窄窄的小路上極目四望,幾塊水田、一些旱地和低矮的小山丘連成一片,七、八戶農家散落其中,幾座無主的墳塋散落在雜草叢生的荒地里,剛收割完只剩稻茬的水田在深秋的夕陽下顯出幾許荒涼。那時的遵義城,除了在行政區劃分上被定義為城鎮、中心城區有一些樓房外,其它的地方跟當時的農村基本上沒什么區別。遠處傳來的機器轟鳴聲在提醒著他們,不久的將來,一座發電廠將在這里拔地而起。

蓬勃發展

1959121日上午9點,一陣喧天的鑼鼓聲在遵義城中響起,裝機容量6000千瓦的新機組正式發電了。

機組投產后,保證機組安全運行,確保市區供電平穩就是發電廠的重要政治任務。王貴祥從籌建處調到了生產車間,成為一名運行工人。

為了盡快發電,在輸煤系統還未建成的情況下,第一臺機組就開始發電。發電用煤的輸送暫時由鏈條式升煤機代替,升煤機鏈條經常在使用中出現卡澀、掉落等情況。不管白天晚上,一旦升煤機故障時間稍長,廠里就會組織人員搶險,以保證機組運行。黨員、團員是搶險的中堅力量,總是沖在最前面。

一天深夜,王貴祥被廠里的廣播聲驚醒,他一個激靈從床上翻身坐起。宿舍走廊外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急切的高喊聲:“輸煤升煤機出故障了,大家趕快到現場救援。”正在休息的職工紛紛起床了,帶著救援工具向現場奔去。一會兒功夫,輸煤現場便擠滿了人。從煤場到原煤倉,大家把手中的水桶、臉盆、撮箕裝得滿滿的,然后迅速向原煤倉跑去,一桶桶、一盆盆、一鏟鏟不斷將煤倒入煤倉,保證了煤倉有煤可用。那些五花八門的工具是在一次次搶險中不斷琢磨出來的,只要稱手、實在,什么都用。直到一年多后輸煤系統建成,才結束這種“常態”搶險。

遵義發電廠的裝機容量在不斷增加。19726月,已擁有了6臺發電機組,裝機容量為86000千瓦。

由于貴州地區使用的燃煤含硫量較高,多為無煙煤,鍋爐與煤種不匹配,造成結焦嚴重。在爐內灰焦的傳送中,煤焦及易卡澀老鷹鐵(即擋灰板),造成傳送帶鏈條在鍋爐內尾部翻送中老鷹鐵無法翻折,不能順利將灰渣輸出。

這天,王貴祥剛巡檢完所轄設備,返回班上休息。班長急切的說:“小王、小袁,2號爐老鷹鐵又卡了,趕快跟我來。”2號鍋爐是鏈條爐,出現情況,值班人員必須進爐內處理,不能停爐,動作還要快。

王貴祥和同事迅速跟著班長往鍋爐人孔門處奔去。趕到現場后,王貴祥取出石棉衣迅速往身上套,全副武裝的他在同事的監護下,從人孔門處鉆進了爐膛。爐膛寬有8米,鏈條爐排寬6米。找到故障點后,他將故障處的鏈條插銷取出,并將整塊老鷹鐵取下,一鏟一鏟地清理鏈條下堆積的灰渣。卡在兩塊爐鐵間隙之間的灰渣不能用工具清理,只好用手一點一點的掏。夏天熱,爐膛內溫度高,石棉衣又不透氣,爐膛內最多待上五分鐘就要跑到人孔門處使勁地換口氣,再返回去繼續工作。當他終于把那塊重達一百多斤的老鷹鐵整理復位,鉆出爐膛脫下石棉衣后,虛脫得坐在了地上,渾身上下濕淋淋的,仿佛剛從水里撈起來。

就是這樣看起來簡單而又平凡的工作,王貴祥和他的同事們日復一日,從建廠初期一直堅持到19715號、6號機組投產。

王貴祥的兒子王建云出生于196010月,在電廠家屬院長大,耳聽目染了許多關于電廠的故事。19797月,19歲的王建云從貴州電力技術學校畢業,回到他從小生長的地方,接過父輩的班,開始了電力工人的職業生涯。

盡管改革開放后,國家對企業安全生產要求不斷提高,企業管理方式也在不斷轉變,但部分職工還是存在組織紀律渙散、安全意識淡薄的現象。事故隱患在一次又一次對習慣性違章的漠視和容忍中逐漸發酵、暴發,最終釀成了痛苦的記憶。

199539日,正在班組整理工具的王建云突然聽到一陣嘈雜的聲音。一名同事高喊道:“出事了出事了,鍋爐架子垮了。”王建云拔腿就向現場跑去,班上的同事呼啦啦全都跟了上去。剛跑出檢修樓沒多遠,王建云看到從辦公樓方向跑過來一群人,廠長、書記沖在最前面,一種不好的預感瞬間涌上王建云心頭:“出大事了……”一陣緊張的忙碌后,傷者被迅速送往醫院搶救,然而終因傷勢過重,兩條鮮活的生命驟然離去。事故分析確認,鍋爐檢修架子安裝工藝未達要求,在使用過程中垮塌,造成人員傷亡。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519日,鍋爐垮焦,又造成一起人身傷亡事故。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里接連發生兩次重大事故,遵義發電廠領導班子成員憤怒了,開始對漠視安全生產的行為重拳出擊。全面涵蓋企業管理、被職工稱為“180條”的“職工行為規范”等一系列制度、規定陸續出臺,廠里從上到下,全廠職工都要求熟悉,并采用適當的方式進行檢查。

“這么多制度怎么學嘛,還要檢查,干工作時自己注意點就可以了。”

“話不能這么說,有時候光自己注意還不行,被別人無意中傷了怎么辦?”

“那就是自己運氣差,怨不得別人。”

“我就不學,看他們怎么說,考核就考核。”

“其實學一下,總歸是保護自己的。”

班上的同事對此有不同的認識,有贊同、有牢騷、也有抵觸,但面對鮮血凝成的教訓,對違反安全管理一次又一次毫不手軟的制度執行,讓王建云感覺到廠領導重拳治企的決心。

兩次事故過后不久的機組大修中,廠里要求嚴格按照安全生產標準執行,杜絕不安全事故發生,加強對班前、班后會的管理,使職工不斷筑牢安全思想意識。

一天,王建云和同事們一起準備參加班后會,乘著開會前的空閑,旁邊的同事無意間和他聊了起來:

“今天有人在工作時沒有執行安全制度,被廠里查了,聽說部門從上到下都要‘背書’。”

“是不是喲,什么原因嘛?”

“好象說是高空作業,安全帶沒系好。”

“廠里要動真格呀!”

“誰知道呢,看看再說嘛。”

當時誰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聽聽也就過去了。可是沒過兩天,一條考核通報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那名臨時工在高空作業時沒按要求系好安全帶,被安監人員發現,按照廠里制度規定考核,從人員使用部門到違反制度的個人總共被重重考核了三千多元。不久后廠長夜班查崗時,發現一名運行職工上班睡崗。按照制度規定,部門從上到下均被重罰,甚至連分管副廠長都在考核之列,與考核通報一起出來的還有廠長“砸”在生產早會上的一句狠話:“要睡,就讓你睡最貴的‘總統套房’,就是要罰得讓違反制度的人心痛,才知道遵守紀律。”

除了制度的嚴肅考核,讓職工們徹底拋棄了僥幸心理,廠里還一次次的開展各式安全學習教育,讓安全理念入眼入腦入心。“聞過而終禮、知恥而后勇。”安全扎根心中,真正成為了遵義電廠每一位員工的內在理念和外在行為。

溫暖“孤島”

在工作中不斷學習成長中,王建云從愣頭青逐漸成長為工作中的行家里手,19966月成為檢修班長,挑起了檢修工作的大梁。

200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一場曠日持久的低溫雨雪天氣過程,造成了南方罕見的特大冰災。輸電線路受冰雪影響,高低壓電線結冰后的直徑粗的達十多厘米,受冰雪重量不斷增加的影響,電線逐漸下垂、拉斷,垂吊于群山之中。輸電線塔受重力拉扯,有的被拉彎、有的則經受不住轟然倒塌。一條條輸電線路中斷,造成生產、生活用電緊張,部分城市因線路故障無法及時處理,整個城市陷入寒冷。

貴州高原災情嚴重。雨水打濕的地面,在冬季冷風的勁吹下,只一夜的功夫,便會凝結起“桐油凝”。公司領導和干部職工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同志們的話題都是圍繞著冰雪展開。

“今年這個天氣怕不好過喲,凍雨下起就不停。”

“早會上聽說燃煤拉不進來,路上太滑了。”

“我聽其它電廠的兄弟說,好多地方的輸電線路出問題,導致電廠停機。”

“聽生計部的同志說,如果周邊的電網出問題,遵義市就麻煩了。”

由于受氣候影響,到煤礦的路全都無法通行,電煤運不出來。為保證市區正常用電,按照市政府的要求,區域內發電企業和供電部門開始聯合辦公,每天下午到遵義供電局開會,會議由市長主持,各單位通報設備運行、輸電線路狀況,積極做好極端天氣情況下的應對措施。

隨著凍雨不斷持續、災情逐漸加重,貴州電網出現了大面積解列,多縣市先后供電中斷,就連省會城市貴陽都中斷了幾小時的供電。

18日,工作通報會上通報了一則消息,貴州電網北部電源點——黔北發電廠到遵義海龍變550千伏輸電線路因凝凍壓斷電線,造成線路中斷,無法向遵義、貴陽送電。公司考慮到最壞的情況,要求立即做好遵義電網解列后機組黑啟動方案。緊接著,又一條消息傳來:位于遵義縣的鴨溪變500千伏輸電線路受冰災影響線路中斷,無法向遵義城區和貴陽方向送電,鴨溪發電廠兩臺300MW機組也因此全停,與貴州電網解列,遵義公司供電壓力進一步加大。

第二天在部門生產會上,王建云他們再次得到一個令人揪心的消息:貴州電網北部另一電源點、距遵義市不到100公里的習水發電廠110千伏輸電線路被冰雪壓斷,機組與電網解列,無法向遵義城區供電,遵義城瞬間成為電力“孤島”,電網已成孤網運行,只有遵義公司的兩臺125MW機組在苦苦支撐!

保電、保機組穩定運行、保輸電線路暢通。那一刻,王建云和他的同事們都感覺到了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責任。

火力發電需要用煤,沒有煤一切都是空談。公司燃料部在冰災前組織購進了部分燃煤,但誰也不知道這場冰災會持續多久,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獲得遵義市周邊可以運出的燃煤,保證機組用煤。

貴州省政府及時下達了煤炭征集令:征用省內所有站臺煤并就近運往各個電廠,以保證火電廠發電用煤,確保民生穩定。遵義市政府按照省政府的要求,迅速將遵義貨運站的站臺煤征用并運往遵義公司。煤有了,運輸問題又擺在了眼前。從遵義貨運站到遵義公司儲煤場距離14公里,平日里從貨運站出發到公司也就不到30分鐘的時間。可是,由于凝凍導致車輛無法通行。

為保證運煤車輛能安全通行,遵義公司主動出擊,派出人員參與除冰。那真是戰天斗地的艱苦之行。在朔朔寒風中,人們一鏟一鏟的將路面上凍得不太結實的冰塊清除。無法清除的便投撒工業鹽除冰。在上下坡等危險路段,車輛容易打滑,即使投撒了工業鹽也無濟于事,便用裝載機將凝冰碾壓破碎,再將碎冰鏟除,為煤車開路。就這樣,一邊開路一邊前行,經過幾天的運輸,終于將8000噸燃煤運到了公司,保證了機組用煤。

作為汽機檢修班長,王建云在這段時間里一直提醒自己要充分考慮到每一個細節,做好日常維護和臨時搶修的準備。為了能在突發狀況下開展搶修工作,他把班組的13名同事合理搭配,分成了4個戰斗小組,每天輪換由一個組的同事值夜班,其余同事手機24小時開機,保證隨叫隨到。

每天上午,班上的例行晨檢范圍在不斷加大,輸水管道、水泵進水口、冷卻塔等,原來只在定期巡檢的設備也納入了晨檢范圍。

“班長,冷卻塔結冰了。”

“什么?冷卻塔結冰?在什么位置?”

“塔下部一圈全是冰柱,重量還不輕。”

王建云進廠近三十年了,第一次遇上冷卻塔結冰。他帶著幾名同事向冷卻塔走去。還未走到,遠遠的就被那巨大的冰柱嚇了一跳,用于冷卻循環水的兩座雙曲線冷卻塔塔底下水部分,因處于進風口處,一夜之間居然形成了一圈冰柱。冰柱高近兩米,一層層由外向內,逐漸向冷卻塔中心凝結,組成一塊塊擋風屏。如果不及時將形成的冰柱清除,隨著冰柱體積和重量的不斷加大,不僅影響循環水冷卻效果,冷卻塔專用塑料填料及其上部的分水槽將會拉垮,造成循環水溫度失去冷卻,導致故障停機!

險情就是命令!王建云迅速匯報廠里,并馬上著手處理險情。他重新分配班組成員,還通知其他成員火速到現場增援。

他把現場的同志組成除冰小組,自己身先士卒,使用自制的除冰鏟鏟去凝在塔內的冰柱。大伙都沒有除冰經驗。第一塊冰柱掉落的一瞬間濺起的水花有近一米高,大家還來不及反應,衣服前襟就被水花打濕,冷風一吹,又被迅速凍成冰片。

兩個多小時的努力,冰柱被清理干凈了,可新的問題又出來了:打下的冰柱漂在水面上,堵塞了冷卻塔進水口濾網,如不及時處理保證進水口暢通,將會造成汽輪機真空度下降,導致低真空保護動作引起跳機,這一情況是萬萬不允許出現的。

望著漂在水面上的浮冰,王建云沒有猶豫,開始脫衣服,準備到水里撈冰。班上幾名年輕的同事見狀,紛紛主動請纓:“班長,讓我去!”“班長,我去,大家還要你在岸上指揮呢。”同事們爭先恐后的熱忱,似乎融化了冰雪的寒冷。王建云拗不過班員的堅決請求,安排幾名同志輪換下水,自己在岸上進行監護。“大家輪換下去,我在岸上看時間,時間一到,馬上聽我命令上來。千萬不能凍壞了身體。”他安排人員將推到岸邊的冰柱拖上岸,認真觀察水里的情況,時間一到就迅速換人。

“怎么樣,冷吧!趕緊把大衣穿上。”

“其實在水里還暖和些,可以多待一下,在岸上冷風一吹反而更冷。”

“時間不能太長,體力會跟不上的,先到旁邊房間里烤烤火。”

就這樣,他們冒著酷寒,終于將浮冰清理完畢,確保了進水口暢通。

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檢修各班組都在同一棟樓里,每個班組都安排了人員值班,只要一個班組有動靜,別的班組也會馬上知道。沒有人因為寒冷而退縮,沒有人因為困難尋找離去的理由,即使是在雨雪交加的夜晚,只要生產需要,他們就迅速出現在搶修現場。

118日,正在值班的王建云聽見隔壁低壓班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一會兒看見低壓班的同志走了出來。

“老黃,有什么工作?”

“升壓站開關故障,要馬上處理。”

沒過多久,王建云也接到電話帶著值班人員出去處理缺陷。回來時路過升壓站,他們看見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原來,當天晚上為恢復遵義市部分受損電網,遵義供電局要處理受損的城區鎮隆一次變壓器,需要斷開電源點開關,方便供電局工作人員開展工作。運行人員接到通知后,立即趕到升壓站進行操作,準備斷開開關時發現開關無法動作。

低壓班的同志在檢查過程中發現,由于近段時間雨雪頻繁,氣溫降低,導致隔離刀閘機械轉動部分(俗稱拐臂)被冰雪凍住,動靜觸頭也因為被冰雪層層包裹不能到位,運行值班人員無法進行操作。問題找到了,接下來就是準備工具進行處理。

深冬的夜里,細雨夾著雪花紛紛揚揚地下著,冷風一陣陣刮過,空曠的升壓站更顯寒冷。班長黃林亞帶著兩名同志,拿著搶修工具再次來到現場,三個人對工作進行了分工:一名同志負責處理故障,班長和另外一名同志則做好安全監護工作,并注意處理故障的同志的狀況。

兩處故障點距離地面分別為6米和9米,若在平時,可以直接使用爬桿工具爬到故障點進行處理,可是現在雪大桿滑,根本不能使用。為此,他們將人字梯抬到了現場,黃班長和另一名同志分別撐住人字梯兩條腿,處理故障的同志則背著三十斤重的液化氣罐爬到6米高的故障點處。眼前的景象讓他有些吃驚:盡管早已知道是因為結冰導致拐臂不能動作,但卻沒有想到厚厚的冰雪已將拐臂凍成了一個大冰砣。于是,他迅速點燃液化氣烤把,調整好火力,用火慢慢地將凍住的冰均勻加熱融化。這時,風雪越來越大,原本還露著黃土和枯草的升壓站慢慢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他頂著漫天飛舞的風雪,在6米高的人字梯上站了三十多分鐘,才把凝住的冰砣砣處理完。

處理完第一個故障,人們又握著加長的絕緣棒使勁敲打凍住的動靜觸頭,凝成柱狀的冰條不斷落下,漸漸的,動靜觸頭也恢復了自如。運行值班員迅速匯報值長,在調度的指令下完成了工作。

這場大范圍的凝凍災害持續了近一個月。在這樣的日子里,遵電職工人人堅守崗位,用忠誠捍衛自己的職責,在大災面前、困難面前,眾志成城攻克難關,使電力供應“孤島”光明依舊,城市運轉如常。

轉戰婁山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在二渡赤水再克婁山關殲滅貴州軍閥王家烈兩個師取得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后,毛澤東登上婁山關極目四望,欣然作筆寫下該詞。遵義會議之后,為擺脫幾十萬國民黨重兵的圍追堵截,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指揮下,中央紅軍采取高度機動的運動戰方針,縱橫馳騁于川黔滇邊境廣大地區,積極尋找戰機,有效地殲滅敵人,徹底粉碎了反動派企圖圍殲紅軍于川黔滇邊境的狂妄計劃。

時光荏苒,飽經風霜的遵義電廠也要“而今邁步從頭越”了。

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使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帶來的成果之一就是原來臟亂破舊的城市逐漸變得干凈、亮麗。人們生活越來越富足,城市人口數量急增,范圍不斷擴大,曾經位于郊區的電廠在幾十年的變遷中,已處在了城市中心。隨著市政建設的不斷發展,環境保護越來越被政府和民眾重視,“天更藍、水更清”的環保理念不斷深入人心。老、小機組繼續運行勢必會對城市環境造成更大的污染。國家政策必須堅決執行,可老廠情懷卻也讓遵電人難以割舍。

2009611日下午3點,夏日的空氣里帶著絲絲悶熱,原本晴朗的天空也有些暗沉,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王建云靜靜地站在距離125MW機組冷卻塔200米遠的地方,雙眼緊緊地盯著冷卻塔,在他周圍,一排排遵電職工和他一樣默默注視著前方的兩座雙曲線冷卻塔。

王貴祥和其他老兄弟們扒在窗戶邊靜靜守望,作為老一輩遵電人,他們看著它從設計圖紙變成挺拔的建筑,看著它和企業走過迷茫、走向輝煌,看著它和遵電人一起抵御風雪、忠誠履行神圣的職責。再過一會兒,這兩座冷卻塔將完成使命,在爆破聲中坍塌粉碎,從此隱入浩瀚的歷史長河中。

五十年前,風華正茂的他們見證了一個企業的誕生,那一刻他們是多么的歡欣、多么的喜悅。五十年光陰荏苒,彈指一揮。五十年的奮斗,一代人的青春和最美好的年華都獻給了這片土地。今天,他們卻要看著它悄然離去。

“十七歲不到我就來到這里,這里就是我的第二個家。”一陣呢喃聲傳入王建云的耳中,轉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鄰居夏哥。他拿著攝像機的雙手在微微顫抖。和大多數職工一樣,幾十年的工作經歷,夏哥早已將企業的一切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得知冷卻塔即將要爆破拆除的消息后,他和王建云每天都會繞著冷卻塔走一圈,回憶著從前的點點滴滴:從機風塔到噴水池再到現在的冷卻塔。盡管裝機容量在不斷加大,冷卻水設備在不斷更新,廠區面貌也在不斷變化,可改變不了的是它延續著的企業精神。

時間越來越近。巨大的爆破聲響起,冷卻塔扭曲、變形、坍塌。那一刻,天空也陰沉了下來,仿佛在向歷史的印記告別。人群中有壓抑著的抽泣聲傳來。剎那間,淚水模糊了王建云的雙眼,怎么擦也擦不盡,只能用模糊的淚眼看著它,似要將它牢牢記住。

盡管大家都不忍心看著它離去,可是企業要發展,不破怎么能立呢?

老廠機組關停了,幾百號員工需要安置,是人員異地分流還是異地建廠搬遷,重頭再來?遵電人在思考。

由于沿海經濟區的產業建設,電力需求不斷加大,為緩解廣東省用電緊張,由貴州省向廣東省輸送電能的“西電東送”戰略應運而生。企業要生存、要發展,就必須搶抓機遇、未雨綢繆,提前安排籌劃,搭上“西電東送”這班車。

2002年開始,遵電公司派出一名副總經理,有針對性地在遵義市周邊縣區進行了廠址考察。

建火電廠首先要掌握區域內燃煤的存儲量,只有保證“糧食”供應,才有建廠的意義。廠址的選擇關系必須考慮場地、資源、水源、運輸、灰庫等一系列問題。為了尋找到適合建設電廠的地方,他們跑遍了遵義市周邊區縣,千方百計尋找合適的廠址。

在無數次的奔忙中,各種數據不斷集中匯總,上報有關部門;無數次的評估會議、幾百斤重的評估報告,無數人幾年的辛苦努力,最終換來了桐梓工程開工的路條。

2009421日,當跑項目的同志掩去一路的風塵和眼底的疲憊,拿著那張國家能源局同意工程開展前期工作的小紙條開心地向大家展示時,王建云的眼角又一次溢出了淚水,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希望的淚水。

2010628日,一陣鞭炮聲在桐梓縣婁山鎮工農村響起,這里是經過有關機構無數次論證后選中的新廠廠址,按照屬地原則,新廠被命名為桐梓電廠。這一天,桐梓電廠工程奠基儀式在這里舉行,奠基現場職工們歡呼雀躍、興奮不已。

站在歡樂的人群中,王建云明白,這不僅僅是一個儀式,更代表著一個企業如涅磐的鳳凰正在浴火重生。

隨著工程建設逐步鋪開,設備到廠速度和組裝按設計工期穩步推進。為了讓職工能在設備安裝前了解設備情況,同時參與設備組裝監督,保證安裝質量,大批的職工陸續進入施工現場。那時,王建云聽的多、看得多的就是他們在工作中的盡心盡責。職工們明白,桐梓工程不僅寄托著全部的希望,也見證著老遵電人振興企業的意志和決心。

在施工現場,王建云每天都能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他就是總經理助理、施工現場總負責人——沈獻平。作為總助和總負責人,每天的工作時間都是排得滿滿的,在大型設備進場后,他的工作軌跡也總是圍繞著設備安裝進行。

 當王建云又一次在施工現場看到他時,正值安裝“w”型火焰爐。盡管已是夏末的“尾巴”,陽光依然火辣炙熱,“秋老虎”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早上八、九點鐘的時間,地面上卻已滾燙烤人。王建云是在正在安裝的鍋爐大風箱旁遇到沈獻平的,沈獻平正順著大風箱上方一個如同天窗似的狹窄人孔門口進入大風箱內。只見他先伸進一條腿,然后再弓著身子低著頭慢慢往里挪。從人孔門處往里瞧,如同霧霾一樣的灰塵彌漫在整個風機內,昏黃的燈光里面晃動著干活的工人,個個塵土滿面。就著箱體內昏黃的燈光,不顧灰塵撲面,沈獻平仔細對照著手中的圖紙,和工程部的同志不停地說著什么,出來后又急忙往別的地方趕。因為施工隊是第一次安裝“w”型火焰爐,沈獻平每天都要到現場看看,和工程部的現場人員一起核對資料,哪些地方需要改進,哪些地方可以作合理修改,哪些地方必須按照施工圖進行。接著還要到脫硫現場、輸煤皮帶安裝點等,對設備安裝情況進行查看,既看進度,也看質量。為了保障設備移交后能夠順利投入使用,職工們將長期的工作經驗運用到監督中,確保了設備的安裝質量。在工程建設進入關鍵期的時候,職工們迸發出的責任感讓王建云感到敬佩。

2012513日下午兩點鐘,剛剛上班的王建云在往施工現場走時遇到了電氣檢修人員黃家遵師傅。黃師傅滿臉通紅,一身衣服已被汗水濕透,步履匆匆地往回走,一股濃烈的潤滑油味迎面撲來。他拉著黃師傅詢問情況。

原來,當天吊裝高壓廠變,黃師傅作為該項目的監護人,一大早就來到了現場。安裝現場的溫度接近三十度。當吊裝工作正有條不紊地進行時,一個意外迫使人們停下了手中的活兒,安裝高壓廠變低壓側A項引線時,一塊直徑為20mm的引線螺絲墊圈不慎掉入變壓器主身箱體內。擔任監護的黃師傅發現后,立即要求工作人員停止作業,將情況及時匯報負責人和監理。接著與安裝人員一起,從直徑只有400mm的人孔門進入狹小的箱體內尋找。箱內狹窄、黑暗,黃師傅只能用電筒做光源,蹲在箱子里一處一處地仔細尋找。長時間被太陽暴曬的箱體隨著時間的推延,溫度不斷升高,到中午時溫度已近四十度,悶在小小的空間里,汗水不停地往外淌。由于設備需要潤滑油保護,潤滑油在高溫的烘烤下發出刺鼻的氣味,嗆得人異常難受。就在這樣的環境里,黃師傅找遍了每一個角落。一些視線不好的窄小地方,他就用手慢慢摸。四個小時后,在鐵芯與高壓側壁邊,這塊掉落的墊圈終于被找了出來。下午上班的鐘聲已經響過,黃師傅卻連中午飯都還沒吃。

125MW機組到600MW機組,這看似由小到大的轉變,實則是質的跨越。要掌握好、運用好大機組,還需要不斷的培訓和磨煉,也需要職工自我加壓和自我超越。

艱辛的付出總會換來真誠的回報。20131227日,1號機組經過開篇描述的試運行后,終于正式投產發電;2014527日,2號機組投產發電。

挺立潮頭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遵義時指出,遵義會議作為我們黨歷史上一次具有偉大轉折意義的重要會議,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堅持走獨立自主道路、堅定正確的政治路線和政策策略、建設堅強成熟的中央領導集體等方面,留下了寶貴經驗和重要啟示。我們要運用好遵義會議歷史經驗,讓遵義會議精神永放光芒。在企業的運營管理中,遵電(桐梓)人也始終傳承著遵義會議“堅定信念、實事求是、獨立自主、民主團結”的精神內涵,積極創業創新。

2014527日,當兩臺機組正式投產轉入商業運營后,企業運轉似乎都已回歸正軌,可是在王建云的眼中,一切又好象跟原來不太一樣了。

企業管理方法在變、思維方式也在變。管理逐步由過去的粗放型向精益化轉變,特別是在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沖擊下,企業經營思路和理念逐步轉變,成本管控、提質增效、增收節支、精益管理等理念,在一次次的學習和會議中不斷沖擊著職工的認知,在不斷地推進中逐漸融入和接納,并在日常工作中得以運用。

當電力行業新一輪改革啟動后,發電企業面臨著市場的選擇。隨著電煤市場價格不斷攀升,發電成本被一再突破,燃煤采購價格已占到了企業成本的70%,大幅擠壓利潤空間。盡管如此,煤礦還因各種原因減少電煤供應,加之桐梓離重慶近,且對方出價高,很多煤礦偷偷把煤賣到重慶,在這種情況下企業經營舉步維艱,結果不言而喻。如何控制成本、怎樣才能讓企業平穩過渡?成了擺在桐電人面前急待解決的問題。改革將發電企業推向了風口浪尖,企業管理層認識到,在火電企業產品同質化的情況下,成本控制是競爭的關鍵,因此提出了外控成本、內挖潛力的經營理念。

為了掌握桐梓縣境內各煤礦實際存煤情況,找到應對煤價攀升和燃煤供應不足的辦法,公司要求相關部門對縣內煤礦進行巡查,同時還對桐梓縣乃至遵義市周邊的煤礦情況進行調研,做到心中有數。貴州很多煤礦都處在大山深處,運煤道路狹窄有些道路直接就是從懸崖上開鑿而出,一邊是陡峭的山壁,另一邊卻是深不見底的懸崖。山上的風化石時常滾落下來,給過往的車輛和行人帶來巨大的威脅。

 20166月的一天,王建云跟著燃采部的同志一起去煤礦。車子穿過縣城的街道,順著省道往煤礦開去。他們要去的煤礦距離公司有近六十公里,經過一段省道后就上了鄉村黃泥土路了。車在鄉村路上行駛沒多久,本想著出門天氣好,大家開玩笑說是看了日子才出的門,可是沒過多久,全都笑不出來了。天空突然蒙上了一層烏云,豆大的雨點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下得白茫茫的一片。駕駛員趕忙在路邊找了個稍微寬敞的地方,將車停下來,等著大雨過去。

半個多小時后,雨是停了下來,可原本就崎嶇不平的山路被大雨一沖,更難走了。黃泥被雨水打濕后變成了稀泥,在這樣的道路上行駛車輛容易打滑。在一個爬坡轉彎的地方車子打滑,駕駛員試了幾次都沒能爬上去,還好車上都是男同志,二話沒說就去推車了。駕駛員轟著油門往前走,王建云他們在車后死勁推。車輪轉動,黃泥漿四處亂飛,推車的三人被甩起的黃泥濺了一身。車推上坡后,幾人找來餐巾紙擦了擦身上的泥漿,磕掉鞋底的泥,繼續往前。

“你們還是辛苦喲。”

“王哥,今天你運氣不好,要是不下雨的話,你的衣服也不會弄臟,只是會吃點土。”

“路這么爛,人都被顛暈了,你們還受得了?”

“權當是松筋骨唄,一路上除了灰多點,還可以親近大自然。”

王建云被他們的樂觀態度所折服。明知條件艱苦,卻也以苦為樂,他們跑遍所有的煤礦,掌握第一手資料,只為公司在決策時能提供可靠的依據。

他們為了加大燃煤采購量,并且還要把采購價控制在企業能夠承受的范圍內,費盡心力,磨破了嘴、跑細了腿,甚至跑到外縣購煤。為談妥一家煤礦、降低采購成本,他們與礦方人員軟磨硬泡,合同條款一條一條的過,合同內容反復磋商。為了一紙合同,他們在一個礦上整整耗了兩天,在保證企業利益的前提下主動為對方提供便利,煤礦最終被他們的誠心感動,答應降低價格供煤。

采購部的同志在為控制煤價四處奔忙的時候,公司燃煤摻燒小組的同志正在為節約燃煤做努力。燃煤摻燒小組是公司成立的技術攻關小組,由多部門組成,王建云也是其中一員。

如今火電企業早已實現燃煤摻燒,這在降低成本上是一個不錯的手段,桐梓電廠的燃煤摻燒談不上是秘密,只是在摻燒的煤種上另辟蹊徑,將廢棄的氣化渣摻入其中,在保證機組安全運行的同時,有效降低了燃煤使用量。

20163月,運行發電部應當地一家企業的請求,到現場幫他們解決生產問題。在交談中偶然得知他們在摻燒氣化渣,每月的用煤量有一定的減少,節約了部分資金。回到公司后,運行發電部的同志向公司領導提出:小機組都能用,我們為什么不能試試呢?公司很快組織開展了這項工作。以運行發電部和生計部為主,其它部門配合開展。第一次摻燒定在5月,那時正值雨季,負荷帶得少,用一臺機進行實驗。為了全程跟蹤、了解摻燒情況,摻配摻燒小組全程跟蹤。運行發電部頭一天就把燃煤摻配好,把摻燒時間定在了早班。那天早上摻配小組守在集控室,上午九點鐘左右,當儀表盤上球磨機出粉溫度發生變化時,他們知道,此時燃燒的正是摻配的燃煤。隨著球磨機出粉溫度不斷下降,王建云心都揪了起來。“趕快到現場查看火焰情況。”不知誰說了一句,一群人迅速往現場奔去。拉開觀察孔看火焰正常,這才稍稍松了一口氣。那天,從上午九點到下午四點,整整七個小時,直到摻配的燃煤全部燒完,摻配小組的成員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為了將比例控制好,找到與機組負荷的最佳結合點,摻配小組進行了長達半個月的實驗。實驗開始前,摻配小組事先測算出了一個比例范圍,摻燒實驗就在范圍內進行調整。剛開始,按照測算出的比例進行實驗,并在范圍內調整煤種比例,第一次加大氣化渣的比例時,實驗并沒有成功。使用的氣化渣水分重,量大后首先是容易堵塞落煤管,接著球磨機溫度不斷下降,造成燃燒不穩定,影響機組出力。摻配小組立即停止了當天的實驗,整個實驗時間不到四個小時。在當天召開的分析會上,大家根據數據觀察情況,調整了摻燒比例,第二天接著再來。在一次次的失敗中總結經驗,不斷調整參數,最終找到了合適的比例。

王建云他們利用機組低負荷時進行實驗,逐步掌握了摻燒的規律。卻根本沒想到,這一實驗在幾個月后的煤荒中發揮了巨大作用。201611月,天氣逐漸冷了下來,貴州已進入了深秋時節。從10月份開始,到公司的燃煤數量就在慢慢減少,看著一天天不斷下滑的燃煤庫存量,大家心急如焚。那段時間,由于燃煤供應緊張,很多火電廠的出力都嚴重不足,甚至有拉閘限電的趨勢。為確保民生,地方政府要求企業盡全力發電。要發電,必須要有燃煤,而企業在當地能購買到的燃煤數量有限,不能滿足生產需要。怎么辦?是拉閘限電還是想辦法發電?幾個月前成功實驗的摻配煤工作這時發揮了大作用,公司正式啟動氣化渣摻燒工作,在各部門密切配合下,順利度過了煤荒期。

困難壓不垮桐電人,作為業務骨干,王建云和他的同事們把遵義老廠五十年企業發展沉淀出的好傳統復制保留傳承到桐電公司,大家積極開展提質增效工作,為企業發展貢獻力量。

今年年初,已經到了臘月二十七,班組人員在早上的例行晨檢中發現2號機B汽泵傳動端機封漏水,需要及時處理。可這個設備跟老廠小機組的相關設備不同,班組人員根本沒有處理這種缺陷的經驗,最可靠的辦法就是請廠家派人幫助處理。部門汽機專工按常規先與廠家進行了聯系。對方在電話里告訴他十天內完成工作需要三萬元,十天后,每增加一天要增加三千元錢時。從廠家的語氣里,專工也聽出對方是不想過來的,畢竟只有兩三天就要過年了,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出門。他將情況向部門領導進行匯報。

缺陷肯定要解決。公司決定不等不靠,自己動手解決問題,汽機班負責完成。王建云心里明白,公司把這項任務交給自己,是對自己的信任,也是挑戰,汽機班無論如何也要完成好這項工作。時間緊迫,他將班里的同志分成了兩班,實行24小時不間斷搶修。說干就干,準備好工具、做好安全保障工作后,對設備進行拆解。設備解體后,他仔細觀察,發現需要將機封從泵體傳動端拔出,才能對受損的機封室O型圈進行更換。機封室與泵體間隙較小,而且有銹蝕、卡滯現象,在拔出過程中阻力較大不能硬拉,只能利用千斤頂配合專用拉馬,將機封從軸承中慢慢滑出,同時還要注意拉馬平衡使用,可是班組現有的工具卻沒有一樣能完成這個任務。怎么辦?馬上采購,別說市場上沒有這種工具,就是有,時間也趕不上。否定掉這個思路后,王建云帶著班上的小李進了檢修間,從廢料堆中找到需要的材料,按照處理缺陷需要的長度,自己動手制作工具。一個多小時后,一個簡單、實用的工具制作完成:兩根長800mm的圓鋼頂端各自連接著一個反向掛鉤,一塊鋼板中間根據圓鋼直徑挖兩個小孔,將其套在圓鋼上。

“完成這項工作,關鍵是需要稱手的工具,從傳動端拔出和裝復機封需要特別小心,雖然機封室O型圈是橡膠的,但是與泵體摩擦,也可能會造成損壞。”王建云他們在整個拔出和裝復的過程中都異常小心,更換好機封室裝復時,他沒有采用廠家敲擊木塊的裝復方法,而是按照機封室回位的要求,自行設計、制作了一個專用壓塊,較好地避免了機封室回位時容易出現的問題。最困難的問題解決了,剩下的工作推進就快了,全班人員用了60個小時,憑著自己的能力完成了這項從未做過的工作,鍛煉了職工隊伍,也為企業節約了資金。

“我們制作的這兩個‘土’工具,現在可是處理這種問題的‘寶貝’喲,用它們干活,方便、快捷。”王建云說起來,一臉的自豪。

市場是一把雙刃劍,它將企業推上了改革的最前沿。要讓企業直面市場、適應市場,在市場競爭的大潮中自由搏擊,走得更遠更好,必須咬緊牙關,迎難而上。站在風口浪尖上,桐電人用行動展示了實力。

綠水青山

19351月中旬,紅軍來到遵義城,在深入發動群眾的時候,得知城南七里遠的桑木椏流行著雞窩寒(傷寒),十室九空。紅軍即派出衛生員龍思泉前往桑木椏為老百姓治病。在那里,龍思泉不顧被疾病傳染的危險,挨家走訪,治病救人,留藥防病,衣不解帶地為百姓解除痛苦。幾天后回來發現部隊已經離開,他根據留條指示的方向,手提馬燈急速追趕部隊,行至尹家坡時,被暗藏的地主武裝槍殺。噩耗傳開,桑木椏人民悲慟萬分,紛紛趕到紅軍衛生員犧牲的地方,將親人的遺體安葬在綠樹環繞的路邊。

紅軍在極其艱苦的時刻都想著為群眾解除痛苦,今天桐電人以綠色發展為己任,以越困難越要努力的信念,誠實地履行著國企的職責。

今年年初的一天,一條消息傳遍了公司:桐梓縣即日動工興建的濕地公園緊挨著電廠,準確地說與公司也就一“墻”之隔。有職工調侃說,別人家建的是花園式工廠,我們家可是公園式的工廠。在火電廠旁邊修公園實屬罕見,這也間接說明桐梓公司的環保工作開展的確實不錯。

建設初期,公司就將環保工作列為重點任務之一,在工程建設中隨著三大主機一起,同步建成了脫硫、脫硝設施,使企業的環保排放指標達到了國家控制標準。工程建成后的環保工作更是嚴格遵照國家標準執行。可是由于當地少數民眾對企業生產流程不清楚、不理解,借助網絡發表不實言論,給企業造成了一定的困擾。

201571日,幾輛大客車緩緩停在了公司大門前。車上下來幾十名參觀者,他們是桐梓縣部分離退休老干部、老黨員,在縣有關部門的組織下開展“七一”活動。第一站就是到桐梓電廠參觀。在解說員的講解和帶領下,他們參觀了運行集控室、了解了生產流程,知道兩個大“煙囪”里裝的是水,冒出的白煙是水蒸汽,公司環保設施均已投入運行。一位老同志感慨地說:“真是不看不知道,這下了解情況了,今后誰要亂說,也能為你們‘辯護’了”。

 作為檢修人員,王建云經常配合公司環保人員開展工作,對環保設備也有一定的了解。“脫硫設備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脫硫噴淋層,其完備與否直接決定了脫硫效率的高低,以及脫硫廠用電率、補漿量、石膏品質等一系列經濟指標,還決定了機組脫硫環保指標能否達標排放,減少環保風險。”說起脫硫設備,王建云侃侃而談。為保證脫硫設施充分發揮功能,公司要求對脫硫吸收塔內的噴淋裝置做到逢停必檢,每當機組檢修時,也要對噴淋裝置進行檢查,并進行脫硫塔噴淋試驗。

20167月,因設備出現故障,2號機組停機消缺。本著逢停必檢的原則,公司環保組所涉及的各個部門均快速做出反應:運行環保人員立即啟動漿液排除泵進行漿液外倒,王建云安排人員準備塔內清淤及噴淋層檢查檢修。

“因為吸收塔的特殊性,塔內沒有設置照明,進去時都是自己帶上手電,如果要處理設備缺陷,才接臨時電源。”王建云跟隨環保組的同志進入吸收塔后,發現圓形的吸收塔分六層設置噴淋裝置,最高層離地面有37米左右,最低層也有24米,為了確保每一層、每一處缺陷都得到妥善處理,環保組的同志拿著手電、帶著圖紙進入吸收塔內逐層進行噴淋試驗檢查。

站在吸收塔內,就著手電的光,王建云看見脫硫吸收塔噴淋層每層都是由一根主管和十八根支管組成,支管上布滿噴嘴,有近200個,六層就有將近1200個噴嘴。噴淋實驗的目的就是要檢查每一層的主管、支管是否有泄漏,程度如何,并在圖紙上逐一進行標注記錄。看到這里,王建云明白了,這項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對那1200個噴嘴進行檢查。做噴淋實驗,就是要仔細查看噴嘴工作情況,哪個噴嘴堵塞、哪個噴嘴破損、哪個噴嘴脫落、哪個噴嘴噴灑效果差、哪個噴灑角度不合理、哪個噴灑可能損壞大梁等問題,這些問題脫硫小組的同志們都要逐個進行檢查確認并記錄在案。

“出水了,出水了,站遠一點。”

“哎呦,被淋了。”

“這邊的噴頭有3個壞的,要換。”

“電筒光往這邊一點,好像這里有一個是壞的。”

那天進行噴淋實驗時,王建云他們靠著手中的強光手電,仔細觀看、判斷每一個噴嘴的情況,由于噴出的漿液呈霧狀噴灑,就近觀察的幾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好在是夏天,衣服濕點問題也不大。四十多分鐘完成了一層的檢查,從塔內出來站在人孔門旁,大家還開玩笑說:這濕衣服被風一吹還真涼快。休息幾分種后,大家又投入到下一層的檢查中。一層層檢查下來,大半天的時間就過去了,接下來就是對有問題的噴嘴進行處理、保養、再次實驗。幾天下來,王建云他們配合環保小組的同志最終實現了噴淋管道滴水不漏、噴嘴無一堵塞缺失、噴淋霧滴斷面無一“死點”、噴淋角度科學合理等一系列技術要求,使脫硫設備恢復到優良狀態。

今年年初,本著增收節支的理念,公司對外委項目進行了梳理,收回部分項目由公司自行維護,脫硫設備的維護也在其中。項目劃歸檢修維護部負責,按照部門要求,班組人員每天都要對設備進行巡檢,以便及時發現問題。

三月的一天深夜,王建云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1號機漿液循環泵B泵出現故障,泵體周圍有石膏漏出,請馬上組織人員進行處理。”電話里傳出檢修環保專工的聲音。原來,運行人員發現脫硫設備電流異常,隨即進行檢查,發現泵體機封泄漏點較大,要立即處理。深夜兩點,王建云帶著三名班組人員進入現場進行緊急搶修。初春的冷風嗖嗖地刮著,高處更顯寒冷,沒過多久幾個人的手腳就被吹得僵硬。臨時接入的照明燈發出強烈的光芒。王建云他們迅速拆除、分解泵體,更換損壞的機封,裝復修好的泵體。看似簡單,卻費了四個小時,終于搶在早高峰之前完成搶修,保證了脫硫設施可靠運行,環保指標達到要求。

夕陽輝映著如黛的群山,雄偉的婁山關巍峨矗立。幾番風雨幾經艱辛,如今桐電人一如既往地將理想和信念鐫刻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并為之而努力。正如當年中國工農紅軍用信念支撐著意志,用奮斗詮釋著誓言。

回眸歷史,桐電人走過的每一步都帶著堅實的印記;

展望未來,他們必將跨越一座座山峰,創造屬于自己的輝煌。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南宁同城游戏 自带rmb交易平台的手游 热刺历年英超排名 贵州快3预测推荐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金融新规 南京麻将必胜口诀 英超超级联赛 广东麻将技巧十句口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官网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