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首頁 活動動態 上級精神 工作部署 理論參考 紅色光華
+  紅色光華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光華
突破烏江
2017年09月12日  朱玲玲 王卓君   瀏覽次數:0

 

 80年過去,當年強渡烏江的渡口已經成為構皮灘電廠風平浪靜的庫區。當年老百姓拆掉門板冒著槍林彈雨護送紅軍突破烏江,如今共產黨領導的華電企業真情反哺回饋老區鄉親。當帶有這個電廠標識的車輛或職工經過,路旁的小學生們會自發的敬禮,扶貧、支教、建校,國企與群眾凝聚了割不斷的魚水情。

  ——題記

千里烏江,從貴州畢節走來,至重慶涪陵一頭扎進長江。匯黔中百水,穿崇山嵯峨。蜿蜒跌宕,氣勢磅礴。

千里烏江,從歷史深處走來,朝美好未來奔去。沐秦日漢月,櫛唐風宋雨。淺吟狂嘯,滄海桑田。

一九三五年一月,紅軍強渡烏江。理想信念,鑄就天塹通途。遵義會議,邸定中國命運航向;二00九年七月,高峽筑平湖,華電譜寫盛世華章。西電東送,肩負經濟振興使命。

“構皮灘電站所在的余慶縣以及遵義市,都曾是革命的主戰場,傳承著紅色的基因……我們更有理由弘揚紅色精神,把各項工作做扎實、走前列。”201678日,中國華電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趙建國在構皮灘電廠為第五黨支部全體黨員上“兩學一做”專題黨課時,語重心長寄語。

億萬年白駒過隙,烏江仍舊雄渾剽悍,多了繁華少了蠻荒;彈指數十年,烏江依然年輕澎湃,沒了彷徨有了夢想。一副以紅色為底,碧水為墨,繪就的華電人創業圖卷緩緩展開;一曲以信念為詞,豪情為曲,譜寫的突破烏江長歌厚重奏響。

鐵馬冰河

談論革命圣地,繞不開井岡山、西柏坡;品評名山大川,繞不開黃山、泰山;閱讀西電東送,也有一個人,無法也絕不應該繞開。他就是曾任水利電力部規劃設計總院院長的羅西北。

羅西北是湖南湘潭人,著名水電專家。一九二六年出生。一九五四年在蘇聯學成歸國后一頭扎進了中國的水電事業。一九八五年,他組織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貴州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院(原中國水電顧問集團貴陽勘測設計研究院)和水電總局的同志對烏江河流進行踏勘。一九八七年又隨時任國家計委咨詢組副組長的林華、中國社會科學院顧問于光遠等40余名國內專家、學者組成的專家考察團,歷時26天,行程2300公里,對烏江流域進行又一次綜合考察,繼而與于光遠、林華、何仁仲“聯名上書”國務院,提出“用二十年到二十五年的時間,開發烏江梯級水電站,推動地區經濟發展”的建議。此后,他七赴貴州研究烏江開發。

 二000年一月,75歲高齡的羅西北,終于等來了烏江構皮灘水電站裝機論證會。他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烏江是長江南岸最大的支流,貴州省最大的河流,全長1037千米,干流總落差2124米,河口多年平均流量每秒1690立方米,年徑流量534億立方米,與黃河流量相當,是我國又一水電富礦,開發條件十分優越。在新世紀到來之際,貴州烏江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提出論證構皮灘水電站裝機容量的課題是非常有遠見的,是真正根據黨中央國務院西部大開發的戰略部署——‘西電東送’戰略實施的意見來考慮的。”

“貴州既能致富又能支持全國發展的主要是電力發展,努力開發好水電資源,做好‘西電東送’這篇大文章。”是年春節,時任國家總理的朱镕基視察貴州,對貴州水電開發做出指示。

在國家西部大開發的戰略引領下,在貴州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剛改制不到半年的烏江公司,向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提出了論證構皮灘水電站裝機容量的課題。

“構皮灘水電站裝機300萬千瓦,電量可得到很好的利用。在2020年水平上,裝機300萬千瓦是合適的。”00二十日,以羅西北為代表的水電專家,把一九九一年國家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會同規劃總院計劃委員會認定的裝機200萬千瓦的電站,確定升級為裝機300萬千瓦。

一九三五年一月二日至日,實施戰略大轉移的中央紅軍,以余慶縣廻龍場、甕安縣江界河、遵義縣茶山關為突破口,兵分三路強渡烏江,直奔遵義,召開“遵義會議”,實現了中國革命的偉大轉折。以羅西北為代表的勘測者們,懷著對犧牲在這片土地上的革命先烈的崇高敬意,結合大自然回饋余慶人民的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巨型“V字峽谷地貌,初定構皮灘水電站項目為“長征(630米)電站”(《貴陽水利水電勘測設計院院志(1958-2002)》)。

歷史就是這么巧合,還是那條烏江,還是共產黨領導的隊伍。構皮灘水電站,這個壩址離廻龍場渡口不足10公里的電站,作為貴州“西電東送”的標志性工程上馬,是水電人給革命老區人民奉上的一份厚禮。

構皮灘水電站,從勘測、設計到可行性研究報告出爐,歷時近50年。50年間,構皮灘水電站前進的腳步十分緩慢。

國家西部大開發的號角一吹響,人們的目光都瞄準了包括貴州、四川、重慶在內的12省(自治區、直轄市)、占國土面積71.4%的廣袤大地。在我國西部,像金沙江、怒江、瀾滄江、雅魯藏布江這樣的大江大河很多,比烏江更具豐富的水力資源,“西電東送”的電源點不止烏江一家。晚一步,市場先機就會被別人搶占。

在國家戰略和市場經濟的鞭策下,構皮灘不能等,烏江不能等,貴州不能等。構皮灘水電站在未籌建之時,就注定了要“搶”。

00年七月十二日,時任貴州省省長的石秀詩主持召開貴州省“西電東送”專題會議,專門研究貴州省“西電東送”工程建設事宜。烏江公司和貴州省電力公司作為全省僅有的兩家電力企業參加會議。與會的省計委、省經貿委、省財政廳、省建設廳、省交通廳、省國土資源廳等12家省廳單位,一致贊同和支持“水電要把爭取構皮灘水電站二00年動工,二00年首臺機組發電作為重點。”“二00年動工,二00年首臺機組發電!”

00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構皮灘水電站前期工程開工典禮在遵義市余慶縣大烏江鎮箐口村舉行。

00年二月六日,貴州烏江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構皮灘水電站籌建處在余慶縣太平鎮(現構皮灘鎮)掛牌運作。

00年四月日,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勘測規劃設計研究院構皮灘水電站設計代表處進駐構皮灘,開始現場辦公。

00年七月三十日,左岸導流洞及大橋開工典禮在施工區110千伏變電站舉行。

00年十一月六日,左岸進場公路——箐馬公路2號隧道貫通。

正當構皮灘水電站前期工程如火如荼展開之時,整個電力行業也在發生深刻的變革。

00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國華電集團公司成立。烏江公司原屬國家電力公司51%的股份,整體劃轉給華電集團。自此,構皮灘水電站進入了加速建設時期。

00十一日,構皮灘水電站正式開工。

00年十一月十六日大江截流。

00年三月八日,大壩基坑開挖。

00年十一月三十日,地下廠房主廠房開挖完成,主廠房混凝土澆筑。

00日,導流底孔成功下閘,水庫蓄水。

00年七月三十一日,構皮灘水電站首臺機組投產;十二月二十日,第五臺機組具備投入商業運行條件……

時光飛速流轉,每一個數字,都像陣陣戰鼓,催人奮進。每一個工程點的圓滿完成,都昭示著構電人雄健的步伐,昭示著構電人澎湃的熱血。

00四年夏天,躺在病榻上的羅西北對醫生打趣道:“我的五臟六腑都是和水電相通的,我的腎臟就像水輪機,心臟好比發電機,血管就像輸電線路,腦子相當于中央控制系統。”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二00四年七月,羅西北懷著深深的眷戀,悄然離開了他畢生熱愛的水電事業。

羅西北代表老一輩水電事業先驅,繼承了革命先烈的志愿,將為人民服務,為祖國的經濟騰飛,付出了畢生的心血。正是在他們的革命精神感召下,新一代構電人前赴后繼,在黨的指引下,在華電集團的戰略規劃中,艱苦奮斗,克服千辛萬苦,砥礪前行,為水電事業甘當馬前卒、急先鋒。

“當時啊……當時就是什么都沒有。”“我們就像拓荒者,在深山老林里安營扎寨建電站……”

構皮灘發電廠(建設公司)副廠長、副經理雷輝光,這位從籌建處成立就來到構皮灘的“老構皮”感慨地說。

“那時候,構皮灘鎮就只有一條街。說是街,沒有餐館,沒有理發店,沒有菜市場……我們吃得最多的是洋芋、蘿卜、白菜。租住的是民房,就睡在豬圈的隔壁。”說起剛來構皮灘時的場景,曹建勇,這位構皮灘水電站第一批建設者之一,言語滿含辛酸。

“當時,很熱血,很激情,一心只想著建好電站,服務社會,不負所學。”趙斌,這位從河海大學一畢業就上了構皮灘水電站建設工地的人,在談及自己為什么選擇構皮灘時,很興奮、很激動。當時的他,滿懷理想,斗志昂揚。

八十二年前,也是一群年輕人,不畏冰冷刺骨的烏江水,不畏對岸橫掃的槍林彈雨。“天險未可知,只知到彼岸。”在革命的道路上,在救國圖存的道路上,拋頭顱、灑熱血。

趙斌們沿著先輩的足跡,在紅軍戰斗過的地方,戰天斗地建構電,無怨無悔獻青春。

“沒有路,我們自己修;沒有施工電,我們自己建變電站;沒有橋,我們自己搭。那時候,大家都是清晨六點就起床,穿上雨衣雨鞋,沿著地勘道路進發。沒有路的地方,用彎刀砍出一條路來,在布滿荊棘的道路上深一腳淺一腳地艱難前行,到達構皮灘壩址時,已近中午。”

奔騰的烏江水,扔一坨石頭,浪花在石頭入水下面幾米處才濺起,響聲沉悶,讓人不寒而栗。

從二00一年十月三十日進駐構皮灘,籌建處用了不到1個月的時間,就集結了施工隊伍,修筑“箐馬公路”,由左岸向電站壩址進發。

二00二年七月三十日,“箐馬公路”2號隧道貫通,大型工程機械在烏江岸邊集結。當年紅軍強渡烏江的艘艘竹排,為了戰勝烏江天險,還要戰勝那遮天蓋日的國民黨勢力,冒著紛飛的炮火,最終抵達勝利的彼岸,建立新中國!如今那排列整齊的挖掘機,昂首挺立,紅色的旗幟高高飄揚。“箐馬公路”是現代中國經濟快速騰飛的一個剪影,而構電正是那奮力奮跑的健兒!

飛龍余慶

電站移民是一道世界性難題,李鵬委員長稱之為“天下第一難事”。朱熔基總理高度概括為“壩基+移民=電站”。而余慶縣移民工作隊員、退休干部胡先智則形象地說:“移民工作是拆人祖屋、挖人祖墳的事。”

構皮灘水電站淹沒影響涉及遵義市的余慶縣、湄潭縣、遵義縣(今播州區),黔南州的甕安縣,貴陽市的開陽縣、息烽縣等六個縣的32個鄉鎮、112個村、461個村民小組,淹沒影響涉及土地總面積119288畝,房屋總面積466777平方米,需移民22995人。

面對天下第一難事,貴州省委、省政府統一部署,六縣作為頭等大事來抓,抽出強將精兵,組建專門機構,“戰役”施工樞紐區首先打響。

施工樞紐區涉及余慶縣的構皮灘鎮、大烏江鎮二個鎮四個村19個村民組,涉及土地總面積11704畝,房屋總面積46356平方米,需移民1018人。

施工樞紐區移民,是庫區移民的首場戰役。首戰能否告捷,事關全局。余慶縣委縣政府把構皮灘水電站建設當作提升地方經濟千載難逢的機遇。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余慶縣委縣政府當機立斷,迅速作出舉全縣之力、集全縣之智、聚全縣之能,全力以赴做好移民工作的決定。為使移民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指揮部全體人員借鑒其他庫區經驗,結合余慶實際認真細致地起草、出臺了《移民搬遷安置工作意見》和《實施細則》,為移民工作的全面啟動做好了政策準備;對全縣的土地和房屋全面調查,摸清存量,以便對移民搬遷后的生產安置和生活落實做到胸有成竹;動用農村經驗豐富的22名離退休老同志,與在職干部一起組成11個移民工作小組,5個干部負責搬遷1戶,包干到人;移民工作組成員自帶背包、糧食,吃住在村寨。

措施不可謂不力,決心不可謂不大,但移民世世代代生于斯,長于斯,祖屋在這里,祖墳在這里,祖宗的身影在這里……形勢錯綜復雜,矛盾層出不窮。

移民工作組的同志把整個身心都壓了上去。構皮灘鎮分管移民工作的副鎮長劉成珍,從進場公路征地開始就工作在工地現場。二00二年四月三日,愛人確診為肝硬化急需送貴陽治療,她顧不上護送和護理。禍不單行,她88歲的老父親又被診斷為淋巴癌晚期。五月十七日,家里先后派兩人來工地通知她,父親已幾次昏迷過去,卻一直在喊女兒的名字。直到六月初三日晚上十點半鐘開完會,劉成珍才擠出時間回家一趟。彌留之際的父親在昏迷中聽到女兒的呼喊,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在家逗留片刻,凌晨4點她便趕回工地,6點半又開始工作。身患糖尿病的退休干部周洪江,五月二十七日上午接到縣委組織部參加第二批移民工作隊的通知,當即就辭掉了縣郵政賓館副經理職務,當天下午參加完縣里組織的培訓會,就到移民點開始工作。他每天自己注射兩次治療糖尿病的針藥,始終堅持在現場。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二個多月后,施工樞紐區的移民全部遷出。然而,搬得出,安得下,只是移民工作的一半;而住得下,能發展,才是移民工作的全部。通過卓有成效的工作,離開故園的移民很快安頓下來,且有合適的事做,有的跑運輸,有的開飯館,有的仍從事農業生產。從大烏江鎮箐口村店子組搬遷到涼風村集鎮上的樊開志,4口人得到了12萬元的安置補償。他用6.68萬元,在街面購買了一樓一底9300多平方米的房屋和4畝田、5畝地,原來的家是“上山摸著天,下山到江邊,對山能說話,見面要半天”。如今,204省道從家門前過,臨街門面可以開店做生意。樊開志說:“剛遷來是有些不習慣,但時間長了一切都會好的。”

施工樞紐區移民搬遷安置始于00二年五月,同年七月全部完成,比省委、省政府規定的時間提前了4個月。省長石秀詩在《貴州移民簡報》上寫下批語:“如果我們各個水電站的移民工作都能像余慶這樣進行,我省西電東送工程進展就會更順利,移民安置就會更穩妥。”

首戰告捷,為庫區各縣移民探出了一條切實可行之路。00三年下半年,庫區移民漸次展開,至00九年六月上旬基本結束。

無數人們冒著生命危險,幫助紅軍強渡烏江,最終實現了戰略大轉移,開辟出了中國革命的新天地;數萬移民舍小家為大家,崇高奉獻,共同托起了構皮灘水電站這輪新月。

一個周末的午后,移民老張夫婦應約采訪。老張夫婦為人質樸,待人熱情。

“我家在現鐵索橋下面不遠處,屬直淹戶。”老張媳婦邊摘菜邊說。“離大壩太近了,遲早都要搬,就第一家搬了。”老張媳婦語氣里透著對政府的信任和對電站建設的支持。

“沒有去鎮上,想著離電站近一點,做點小生意。事實證明,我是對的。”老張很自信,沖著媳婦笑了笑,對自己的決策、對現在的幸福生活很滿意。

“主要是建設的那幾年,好多好多人來我家吃飯咯,我家下面三層樓全都坐滿了。”老張媳婦回憶起那時候生意興隆的場景,心里樂呵呵的。“光是種田、打魚,根本不可能建起四層樓的房子。”老張補充說。

“全靠電站……我家這十多年,靠的全是這個電站哦。老大現在已經大學畢業,自己謀生活了,老二在南京警官學院讀大二。要是還住在原來那地方,不要說兩個,培養一個出來都老火。”老張媳婦摘完盆里的菜,一臉自豪,老張也應和著點點頭。

在構皮灘,因為有像老張一家這樣的樸實的老百姓,對國家戰略政策的支持,電站建設才得以順利進行。也正是因為電站的建設,讓移民走上了脫貧致富的道路。結合貴州省“大扶貧”戰略行動,根據遵義市委的要求,構皮灘水電站還派出職工金榮,任余慶縣大烏江鎮新場村“第一書記”,實施企業精準幫扶。目前,新場村“跑山雞”養殖業、蔬菜種植業已步入正軌。

“烏江此為大,風光慶有余”。電站建成后,庫區形成的100平方公里的湖面,34個島嶼形似騰飛的巨龍,讓“飛龍湖”這個貴州省最大的人工湖,成了大烏江風景名勝區的獨特風景,招徠八方游客,打造了特色旅游品牌,大大提升地方經濟發展。

構皮灘水電站讓余慶縣這個“四在農家”的發源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切切實實的履行了黨和國家反哺老區人民的任務,助力當地人們奔向小康之路。《余慶縣志》記載:構皮灘水電站建設前,余慶縣財政收入5000萬元左右,電站開工建設后,每年增速均在10%以上。2005年,余慶縣財政收入突破億元大關。構皮灘水電站投資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后勤服務、移民安置投資近10億元,每年為余慶縣增加國內生產總值3億元左右,拉動經濟增長46個百分點。僅構皮灘鎮,在電站建設后,新增有規模種養大戶800多戶,建商品蔬菜基地1260畝,增加勞動就業崗位8000多個,2005年,農民人均純收入比上年增加120元。

鐵軍風采

“無私奉獻建電站,頑強拼搏揚警威。”武警營地門口白墻上十四個鮮紅的大字。在構皮灘水電站建設高峰時期,這片不足30畝的武警營地,足足容納了3000名官兵。他們的青春熱血、信念智慧,鑄成構皮灘水電站工程的一部分。

武警水電部隊,是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唯一一支參與了三峽水利樞紐、西電東送、西氣東輸、青藏鐵路、南水北調這五大世紀工程的部隊。武警水電部隊一總隊二支隊,在構皮灘水電站建設期間,留下了“60天決戰烏江”的光輝戰績。

00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截流后的構皮灘正處在“一枯度汛”期。武警水電一總隊二支隊要趕在烏江汛期到來前,將構皮灘水電站下游永久圍堰澆筑到464.6高程。

兩個月內,將永久圍堰澆筑到464.6高程,需要完成14.6混凝土澆筑量,每天必須完成3500。時間緊迫,任務繁重,武警水電一總隊壓力空前。任務就是命令,指揮部政委吳云峰少將要求部隊“一定要把這場硬仗打好、打勝,不辱水電部隊的使命。”二十九日,武警指揮部主任李光強少將,總隊長劉松林、副總隊長王德軍專程趕到構皮灘工地坐鎮指揮。在與構皮灘水電站建設公司的協調會上,李光強少將起立,脫下軍帽,對著構皮灘水電站建設公司的經理,指著軍帽上的國徽堅定地說:“看到沒?這是國徽!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

武警水電一總隊二支隊的所有官兵都上了建設工地。水電一支隊200余名官兵,千里迢迢從燕山趕來。這支在引灤入津工程中被評為“金獎之師”的部隊,善打硬仗惡仗,一到構皮灘,就上了下游永久圍堰的澆筑工地。

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猶如當年紅軍千軍萬馬過烏江的氣勢磅礴。

五月六日,混凝土日澆筑量突破3000日突破3500十五日竟然實現4293,這是水電施工日混凝土澆筑的極限,至今沒有哪家施工單位打破。最難能可貴的是,這是在構皮灘這個“V型峽谷,工作面十分狹小,大型、重型機械根本施展不開的地方創造的。

決戰烏江并不是一場真正的戰爭,但是武警水電兵卻是真正的軍人,涌現了許多感人的事跡。

一支隊士官廖上椿、學員薛香臣,高燒達38.9度仍堅持工作。

一支隊駕駛員朱士固,創造了每天運輸20車的好成績,被稱為運輸大王。

二支隊吊車司機李占恒,創造了單班提升21塊大型鋼模記錄。

……

個響亮的名字、一項項剛打破就被刷新的紀錄,彰顯著錚錚鐵軍的形象。

二十日,圍堰澆筑至411m高程,實現階段性目標。月四日,壩段澆筑至464高程,為構皮灘水電站“一枯度汛”奠定了堅實基礎。

尾水邊坡搶險、水墊塘邊坡搶險、#1導流洞涌水處理、W24巖溶系統處理……在構皮灘這個喀斯特地貌典型發育的地方,構電人與軍人同心戮力,協手并進,“與巖溶斗爭到底”的會戰還有很多。

后來工程結束,武警水電部隊開拔到了新的工地,他們的營地卻一直保留著,成為構電新員工的入廠教育基地之一。在這里,曾經有高亢的軍號,威武的口號,和一面獵獵作響的紅旗。那些頑強拼搏的鐵軍精神,勇創紀錄的紅色標桿,成為構電教育最好的正能量。時刻感召著一代代構電人,繼往開來,奮斗不息。

遍地英雄

00八年一月,臨近春節的冬日,寒冷封鎖著烏江兩岸。大雪阻斷了交通,壓斷了電線,凍壞了水管,冰雪自然災害從天而降。

一月二十日,寒風凜冽,為了緩解工地抗災壓力,構皮灘水電站建設公司調來車輛,對民工進行疏散。一位民工臨上車握住領導的手,感動地說:“領導啊,你們對我們這樣好,雪凝過后,我們一定把活兒做得更漂亮!”

民工走后,天氣仍不見好轉,公司決定疏散部分員工。可讓誰走呢?“讓女人和孩子走!”一個聲音在工區回蕩。沒有誰動員,也沒有誰組織,男人們自覺統一立場。一月二十五日清晨,4000多婦女和孩子乘車離去。

接下來的幾天,雪凝越來越大,筷子般粗細的枯枝,凝結得比成人的手臂還要粗,交通徹底中斷。糧食告急!蔬菜告急!飲水告急!萬般無奈,建設公司改一日三餐為兩餐。食堂采購員背著竹篼,趟著齊腰的雪,到附近的村寨去采購。村民聽說構皮灘工區告急,二話不說,拎著鋤頭,扒開厚厚的積雪,砸開凝成鐵板似的泥土,把一個個白生生的蘿卜從地里刨來,送到工地。

雪凝稍有緩解后,公司決定從貴陽購進一臺柴油發電機,供生活使用,以解燃眉之急,。可讓人想不到的是,大家冒著生命危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柴油發電機運進公司時,工地傳來了“水墊塘基礎廊道積水,急需給排水泵供電,排出積水”的消息。在此危急時刻,建設者們毅然將柴油發電機送到了工地現場,供給排水搶險使用。時任工程管理部主任的雷輝光,噙著眼淚,深情地給大家鞠了一躬。那一躬,讓人想起當年老百姓自發拆下門板送給強渡烏江的紅軍的場面。當時,年輕的戰士們肯定也是滿懷感恩之情,滿含淚水,一腔赤子之心,義無反顧的撲向那滔滔江水,迎向那戰林彈雨吧。那一躬,是相濡以沫的理解,是同心永結的盟誓。近十年過去了,舍小家、為大家的紅色傳統,成了構電人的精神寫照與不竭動力。

 禍不單行。十一月二十八日,導流洞下閘,水庫蓄水。在大家準備要大干一場的時候,#1導流洞就開始涌水,這無疑讓構皮灘水電站建設“雪上加霜”。雷輝光明白后果之嚴重,哪里還顧得上身家性命,親自駕著沖鋒舟,到幾百米長的導流洞內實地測流:每秒11立方米!

投鋼筋籠,對涌水的導流洞展開“火力偵察”!

幾百個內塞棉絮、石頭的鋼筋籠投下后,涌水流量從先前的每秒11個立方米反增加到每秒44個立方米。

怎么辦?如果照這個速度擴展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越是緊急的時候越要冷靜。在仔細查看現場,與施工圖紙詳細對比后,終于發現導流洞緊挨著的排水洞才是罪魁禍首。

“投渣!向導流洞和排水洞同時投渣!”五萬立方米,整整五萬立方米石渣倒下去,這才遏制住了涌水。“先建臨時堵頭,保持洞內干燥,再建永久堵頭。”數百構電人馬不停蹄,日夜奮戰,這才徹底堵住了排水洞涌水。

烏江公司二00二年劃歸華電集團,如風帆鼓滿,項目發展快馬加鞭。從二00三年至二0一三年,烏江流域全面開工,七個水電站相繼建成投產。一座座電站就像一顆顆明珠,鑲嵌在烏江這條綠色的綢帶上,格外的璀璨、耀眼。

00年七月三十一日,是值得所有構電人、烏江人和華電人銘記的日子。這天零時,構皮灘水電站首臺機組在經歷了72小時不間斷運行后,并網投入商業運行,標志著華電集團水電裝機規模突破1000萬千瓦。

構皮灘水電站首臺機組發電的當天,國家能源局發來賀信,貴州省省長林樹森和華電集團總經理云公民在貴陽為華電集團水電裝機突破1000萬千瓦標志性機組授牌,華電集團黨組成員、副總經理程念高蒞臨構皮灘水電站,為標志性機組揭牌并慰問參建員工。在喀斯特典型發育的地方,在當年紅軍歷史中重大轉折的紅色土地上,建設裝機300萬千瓦的電站,這是構電人的勝利,是華電人在烏江上的又一突破!

月二十一日,第二臺機組投產。

十一月二十二日,第三臺機組投產。

十一月二十九日,第四臺機組投產。

十二月二十六日,第五臺機組投產。

令水電人側目的“一年五投”,刷新了新的紀錄。構皮灘水電站以30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雄踞烏江,一夜成為華電集團裝機規模最大的水電廠、貴州省裝機規模最大的發電企業。

構皮灘水電站全部使用國產60萬千瓦機組,使用的是國產巨型水輪機組核心技術。安裝、運行、維護,步步零經驗。構電人摸著石頭過河,邊學邊干邊積累。U型閘墩錨索、彈性金屬塑料瓦推力軸承、水輪發電空冷機組中最大槽電流……大中有細,細中存精,為向家壩、錦屏、溪渡等電站建設提供借鑒經驗,成了國產機組普及的先鋒。

當年的紅一師,從廻龍場率先突破國民政府苦心構筑的烏江防線,直搗遵義,開辟革命的新天地。構皮灘水電站建設攻克典型喀斯特地貌軟巖、溶巖、硬巖等大量難題,與大自然搶時間、比速度,任何一項工期的如期完成,都是汗水與智慧的結晶。電站建成投產,為余慶革命老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為遵義為貴州的經濟轉型拓展了新天地。

下班時間,電廠姑娘小伙踏著夕陽歸來,恰似“遍地英雄下夕煙”的詩句。他們是構電的英雄,譜寫著構電的時代新篇章。

大鵬展翼

“我剛來的時候,機組剛投產不久,電廠還處于‘轉型’期,作為華電最大水電廠,就要做標桿。要做標桿,就要從根本上去挖掘、去改變、去成長。”在構皮灘水電站第二任廠長(經理)曹險峰看來,安全、優質、高效,才是“華電最大水電廠”的內涵與實力。

構皮灘發電廠黨委領導班子成員,走遍廠區每一個角落,與運行、維護、機關和后勤的幾乎所有職工交流、座談,深入掌握構皮灘水電站工作狀況的第一手資料。

達標投產工作才剛剛開始,現場整治應當同步跟上;班組是企業的細胞,要分工種組建班組,建設班組;制度是個好東西,應當系統地組織編寫;烏江渡和東風是老廠,有很多經驗值得借鑒……在構皮灘一號辦公樓三樓的大會議室里,黨委班子運籌帷幄,規劃著構皮灘發電廠的明天。

“經常加班,沒覺得累,就怕自己的能力不夠,駕馭不了這個大電站,趕不上時代步伐。”就是這樣的敬畏之心,讓曹險峰與“老構皮”雷輝光等班子成員共同策劃,開辟構皮灘新的征程。

“一年達優創四星,兩年五星爭魯班,三年品牌樹標桿。”構皮灘需要彎道超車、后發先至。在二00月的黨政聯席會上,黨委班子決定:構皮灘水電站要花大力氣苦練內功。

在聽說現場整治要達到非常嚴格的標準時,部分一線職工很不理解。

“搞哪樣哎,給地板刷油漆?我怕遇到了哦!”

“囊個哎,每個管道都要標注流向、每個按鈕都要貼上標識、每件工器具都要規整地放置?西瓜不要撿芝麻,封皮當作信來讀,腦殼進水了?”

……

為了讓每個職工都懂得規范化管理,廠長、書記親自給全廠職工上大課。廠領導給大家介紹日本人是如何運用“5S”實施企業的標準化管理的;給大家講解烏江渡和東風電廠如何開展“5P”班組建設,挖掘潛力,讓企業充滿活力的;給大家解釋構皮灘水電站為什么要“創標桿”,如何“創標桿”,“創標桿”三年規劃要怎么一步步落實。“彎道取直,后發趕超”,從二00年開始,成了構皮灘水電站職工耳熟能詳的詞語。

“彎道取直,后發趕超。”就是要把延遲的時間搶回來,打破按部就班、“等靠要”的陳舊觀念。敢為人先,想常人不敢想,做常人不敢做。管理手段同步跟上,標準化管理組織制定管理標準、技術標準、工作標準。理順了工作程序,明晰了崗位職責,明確了技術要求,建立了應急機制。職工的執行力得到增強,精神面貌顯著改善。一系列緊有序的組織工作得到迅速推進:“5S樣板區打造、華電集團標桿班組創建QC活動、“五小”、72+48小時逢停必檢……

感覺每一天都在打仗”,每個人都被一種叫做“創標桿”的力量驅使著。

經過三年的努力,構皮灘水電站的管理水平大幅提升,獲得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狀,華電集團五星級發電企業、先進單位、文明單位等榮譽稱號,設備維護部保護班連續兩年獲得華電集團“標桿班組”稱號……正是因為“5S+5P管理模式積累的經驗,當二0一四年華電集團決定在發電企業全面推行“7S管理的時候,構皮灘發電廠顯得十分的從容和自信。

作為華電集團“強基”試點單位,構皮灘發電廠在“5S工作基礎上,深入實踐“7S”管理,生產、經營、管理各方面工作制度化實現規范化常態化,取得顯著成果,有力推動企業管理水平上新臺階。設備維護部保護班自主實施,總結提煉的未遂控制“323”法,榮獲全國班組安全建設與管理成果展示比賽特等獎。以構皮灘為藍本編制的《水電企業安全設施配置標準》,現已由中國電力出版社出版發行,為水電建設管理提供了標準。

“構皮灘發電廠7S管理系統全面,非常好,搞得不錯。”二0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華電集團水電企業“7S管理現場推進會在構皮灘發電廠召開,程念高總經理出席會議,對構皮灘“7S管理工作給予了高度肯定。

力戰巨洪

 “雷總,你們快來,我們還有5個人在船上,下不來啦!你們一定要想法把他們救上來啊。”2014年7月17日凌晨4點,十六局一個協作單位的班長,“撲通”一聲跪在雷輝光面前。

船是想去固定下游引航道漕渡門橋,上船后收放纜繩,四根纜繩中有三根突然失效,僅剩一根纜繩牽引在漕渡門橋。此時構皮灘水電站泄洪瞬時流量已達3460立方米每秒,下游水位暴漲。6個表孔即將相繼打開。

人命關天,情況萬分危急!

“廠長,給我40分鐘!十六局有5個人被困在船上了,我請求關閉閘門,關閉閘門!”雷輝光向電廠防汛指揮部匯報,扯開了嗓子,使勁兒吼。

關閉閘門,意味著構皮灘624的汛期限制水位將被打破,構皮灘大壩要經受16900立方米每秒洪峰的沖擊,還可能有漫壩的危險!

緊急預案迅速啟動,向烏江公司緊急匯報!向貴州省防汛辦緊急匯報!電廠防汛指揮部辦公室,聚集了所有的黨委班子成員,集體研究、決策,每一步都很慎重、每一步都要準確、每一步都要快速

就在與指揮部進行溝通的同時,負責現場搶險的雷輝光已安排工程人員,緊急調來吊車,等候在岸邊。命令一下達,吊車向烏江腹部迅速伸出長臂,用吊籠將船上的5個人,順利解救上岸。

407分到447分,剛好40分鐘。447分至70分,構皮灘6個表孔,#3#5中孔相繼全開,泄洪流量8900立方米每秒。

從七月十四日以來,構皮灘水電站壩址遭遇強降雨,降雨歷時長、強度大,連續降雨達254毫米,入庫洪峰達20年一遇洪水標準,區間洪峰超50年一遇洪水標準,庫區水位驟漲15米。

此前,構皮灘水電站按照烏江公司梯級調度的安排,采用“騰庫——動態調節——攔蓄洪水”的三段式水庫調度模式。為緩解下游的思林、沙坨兩個日調節電站的防洪壓力,構皮灘運用64.52億立方米的大庫容,努力控制出庫流量,削峰減峰:十五日日均入庫2920.00立方米每秒,出庫僅為21立方米每秒;十六日日均入庫8930.27立方米每秒,出庫僅為1100立方米每秒。

就在凌晨才處理完船上人員搶險的當天上午1030分,一個重大的險情突然逼近。大約300平米的魚類養殖網箱,在洪水挾持下,向構皮灘大壩方向急速漂來,更危險的是,上面還站著幾個漁民。在瞬時泄洪流量達8000立方米每秒的情況下,還沒等發現險情的人給防汛辦匯報清楚,漁網箱已經撞上了攔漂排。此時,網箱離大壩僅剩250米。

如果不緊急處理,不但網箱上的人會失去生命,一旦攔漂排破裂,沖進進水口,將給5臺滿負荷運轉的機組帶來嚴重危脅。

構皮灘水電站防汛指揮部立即召開緊急會議,搶險現場、水情中心、防汛辦緊急聯系余慶縣政府,請求支援。

船上的人趕快撤離。”政治工作部的魏永鴻拿著高音喇叭,已經在躉船的預警室吼了10分鐘,船上的人卻無動于衷。

“快,派船過去,耐心勸導,先把人整上來。”來到躉船上的劉仕明、雷輝光兩位現場營救的指揮人員,立馬著手救人。十多分鐘后,有幾個漁民已開著自己的漁船,往上游撤了。可是張姓移民一家,卻始終不肯舍棄漁網箱,那是他的家身財產,價值兩百多萬元啊!

“老張,情況緊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會盡力救你的魚兒,你先跟我們上岸吧。”在曹建勇的極力勸導下,老張一家四口才依依不舍地撤離。

人上來了,但是險情還在,必須盡快拖走漁網箱。誰也不知道攔漂排還能堅持多久?這時候,緊急趕來的余慶縣張副縣長,海事的、漁政的、消防的,還有武警水電部隊、通航工程建設的負責人與構皮灘發電廠黨委領導班子成員一起,十幾個人擠在躉船上一間不足6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商討著漁網箱的處置辦法。

“電站的安全最重要,魚嘛,放生,漁民的損失,政府會考慮。”張縣長的一席話給大家吃了定心丸。余慶人就是這樣,當年二話不說幫助紅軍強渡烏江,窮盡所有支持抗戰,今天又一如既往,忠誠守護電站、大壩。

漁政的人上了網箱,把網箱里的魚全部放生,以減輕網箱的重量。消防和海事的人,用兩條船把漁網箱往江邊拖拽。由汽油桶、鋼管、漁網連接而成的漁網箱絲毫不為所動,整體拖拽宣告失敗。

雨越下越大,洪水不斷上漲,攔漂排所攔截的漂浮物越積越多,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參戰領導當機立斷:拆割網箱,分別拖拽。作業持續到18日的下午,終于保住了攔漂排。此時,構皮灘的水位已上漲至629.88米,離正常蓄水位僅0.12米。

十六日十九日,構皮灘水電站斷斷續續泄洪,先后開閉閘門52次,閘門運行歷時74小時,閘門操作正確率達100%。在抗洪搶險的同時,構皮灘水電站還努力穩發滿發,盡力搶發,不僅取得了抗洪搶險的勝利,還創下了投產發電以來的多項紀錄。從十七日起,五臺機組連續五天保持負荷曲線最高限運行。二十一日,單日發電量7219.35萬千瓦時,單機負荷630兆瓦,機組水耗1.85立方米每千瓦時,庫區水位629.93米,實現投產發電以來的“四突破”。

除了這兩次營救工作,構皮灘水電站還先后排除了“箐馬公路”局部滑坡、十六局鋼筋場后山供電線路基桿遭山洪沖擊等大大小小十余處險情。

“永遠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是我們黨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構皮灘水電站建成以來,始終堅持黨的宗旨,勇于履行央企責任。在多場大洪水中,充分發揮大型水利樞紐的綜合效應,調洪削峰,減災興利,有力保護了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得到了上級和來自社會界的廣泛好評。

通江達海

貴州,地處西南腹地。不沿江,不沿海,不沿邊。素有“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分銀”之說。時光荏苒,今天的貴州,已不再是昔日的貴州,隨著“大扶貧、大交通、大數據”三大戰略行動的落地,這個二0一四GDP總量排全國倒數第一的省份,正在“彎道取直、后發趕超”。兩年來,貴州省實現了縣縣通高速,建起了世界上最大的射電望遠鏡、世界上最高的公路橋——北盤江大橋……烏江,這條貴州人民的母親河,與“貴州速度”同頻共振,實現著新的跨越。

烏江深度下切,自古水急灘險,較大船舶通航被限制在思南縣境內及以下河段,汛期的實際通航能力只能達到100噸左右。

0一三年九月二十日,貴州省出臺《貴州省水運建設三年會戰實施方案》,提出用3年時間打通“通江達海”水運通道,完成貴州人的百年“水運夢”。烏江公司積極響應貴州省委省政府號召,決定恢復思南以下河段通航,將通航能力提升至500噸級,同時將航線延伸至烏江渡。

構皮灘通航工程,位于樞紐工程左岸煤炭溝至野狼灣一線。從這兩個地名,就不難想象其地質條件了。工程由上下游引航道、3座垂直升船機和2級中間渠道等建筑物構成,全長2306米,是世界上通航水頭最高、水位變幅最大的通航建筑物。

構皮灘通航工程,擁有升船機規模、單機提升高度、主提升設備規模等多個“世界第一”頭銜,是名符其實的“世界第一”工程。

“工程難度實在是太大了,特別是第二級升船機,從邊坡開挖就一直挑戰著我們的極限。看著是石頭,一沾水就變軟了,簡直傷透了腦筋。”“老構皮”雷輝光提及構皮灘通航工程,就不住地搖頭。

0一四年的夏天,構皮灘第二級升船機邊坡開挖接近尾聲,按照常理,需等邊坡開挖完成,底板清理出來后,再澆筑墊層。七月三日下午,構皮灘連續降雨,在現場巡視的雷輝光,摸了摸邊坡,發現石頭泥化十分嚴重,若不及時處理,140米高的邊坡很可能滑坡,屆時將前功盡棄。雷輝光將情況立即匯報給廠長(經理)曹險峰,提出轉變常規思路,先搶澆墊層,封閉軟巖。戰斗立即打響,負責構皮灘通航工程第二級升船機土建開挖的水電八局及協作隊伍和監理單位的500余人,冒著大雨,開始了清理邊坡底部、搶澆墊層的工作。

雨一直下著。深夜的時候,邊坡已經開始有零星的小滑坡,如果不抓緊澆筑墊層、封閉住溶巖,一旦邊坡滑坡,整個工作面都將丟失。“輝光,還要搶不?”看著渾身泥水早已精疲力竭的施工人員,曹險峰心里開始打鼓。“停,就只有死路一條,搶,還有成功的可能。與其等死,不如搶活!”雷輝光的堅定意志激發了大家的斗志,機電物資部全力保障混凝土,工程管理部加強現場管控。在場的管理人員不斷的給大家鼓著勁。日凌晨3點,邊坡底部終于清理干凈了。

按照往常的慣例,一道工序完成,應該讓工人們緩口氣,喝口水再接著干。可險情不等人,工人們立馬搭排架、蓋雨棚,開始混凝土澆筑。混凝土一方方澆筑起來,第一方、第二方、第三方……當第四十九方混凝土澆筑下去時,整個墊層就全部澆出來了,零星的小滑坡也停止了,邊坡搶險取得了決定性勝利。這時,所有的施工人員,像一灘灘軟泥,癱在濕滑的坡地上。他們已經沒有了說話的力氣,相互要煙抽,都只能用手勢比劃。可他們的臉上,卻滿是驕傲和自豪。

隨著土建開挖的推進,機電安裝也提上了日程。

0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構皮灘通航工程迎來了第一個“大家伙”:第一級升船機乘船箱,重達720噸。它的安裝難度、精細要求,一點不亞于轉子吊裝。

乘船箱采用浮運,從上游的八九聯營體營地入江,經過五天的觀察、試行后,由工作船牽引,向船箱室進發。快到達船箱室的時候,工作人員犯了難。乘船箱的寬度只比船箱室的寬度少126毫米,在流動的水面上,讓720噸的龐然大物一次性進入船箱室,其難度可想而知。

在離船箱室還有120米的地方,去掉了牽引,改成助推。工作船緩慢調轉船頭,慢慢駛向乘船箱尾部,隔著偌大的輪胎,緩緩地推動乘船箱。這要求勁兒不能過大,也不能過猛,得像一雙大手捧著初生的嬰兒那般溫柔。60米,停下來,測量一下,看看角度正不正;30米,再停下來,測量一下,看看角度偏沒偏。船上的人,每隔3米1人,各持一根一米長的木頭,等到船體一進入,就用木頭撐著船箱室壁,好讓這個“嬰兒”不偏不倚,平靜安穩地躺到“安樂窩”里。總指揮王貴來始終站在船頭,一顆心高懸著,密切關注著絲毫動向。

經過三個小時的運輸,兩個半小時的微調,第一級升船機乘船箱終于到達指定位置,與船箱室的距離左右均為63毫米,實現了設計要求。

時近冬至,已是哈口氣就成白霧的日子,但船上的每個人卻都出透了汗。總指揮王貴來甚至脫掉了羽絨服。“大功告成!”隨著王貴來一聲振臂疾呼,所有參戰人員全都縱身跳了起來,“我們勝利了!”平常根本就不習慣擁抱禮的人們,這時全都忘情地相互擁抱在一起,跳躍著,歡呼著,轉著圈圈……

這樣的場景,紅一師成功強渡烏江后有過,那是劫后余生的歡呼;中國女排取得五連冠時有過,那是勇克強敵后的釋放;而此刻的慶祝,是構電人內心潛在的對貴州經濟發展的渴望,渴望貴州通江達海,完成百年的“水運夢”,向現代發達城市邁進。

據悉,構皮灘通航工程,預計二0一七年底完成。500噸級船舶可由長江重慶段溯烏江而上,抵達遵義港和開陽港。屆時,貴州,將更好的融入長江經濟帶。

長風破浪

以大山為筆,碧水為墨,繪一副創業的圖畫;

以信念為詞,豪情為曲,譜一首奮進的長歌。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國喀斯特地形上第一座大型水電站——烏江渡水電站勝利竣工,推翻了蘇聯專家“喀斯特地區不能建高壩”的論斷,掀開了烏江流域梯級水電開發的蓬勃畫卷。二0一三年六月十三日,烏江上最后一座電站——沙沱水電站最后一臺機組投產,烏江水電梯級開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特別是二00年以來,在華電集團的領導下,烏江公司水電裝機兩度迎來投產高峰,不僅實現了裝機規模在公司成立之初的基礎上凈增640萬千瓦的大跨越,在股東沒有投入資本金的情況下,完全依靠母體電站滾動積累,提前12年完成烏江干流貴州境內梯級水電開發任務,還經過兩次重組,實現了從單一流域水電開發,到水電、火電、煤炭綜合發展的華麗轉型。

從龍頭電站洪家渡順流而下,至烏江出貴州省境前的最后一級電站沙沱,烏江公司所屬7座梯級電站沿大江次第排列。有人說,烏江干流上的七級電站就像是銀河系中的北斗七星,在廣袤的貴州高原上,熠熠生輝。而裝機300萬千瓦,壩高232.5米、庫容64.52億立方米的構皮灘水電站,無疑是這“北斗七星”中最閃的一顆。

構皮灘水電站先天優勢明顯,但后天更應自強。裝機、壩高、庫容,只是數據上的“大”,而不是本質上的“大”。如何做到由“大”到“強”的實質性轉變,是一代代構電人正在思考與實踐的課題。構皮灘水電站先后提出“創華電水電標桿”三年規劃、創本質安全型企業三年規劃。爭取三年見成效,三年樹人才。

0一五年九月六日,構皮灘水電站結合國務院國資委、華電集團“創世界一流能源集團”的戰略部署,在企業現有發展基礎上,提出了創“國際一流”的愿景目標。該目標分三個階段逐步實現:

0一五年通過強質塑形,實現資產結構向環保效益型轉變、企業管理向規范高效型轉變、隊伍素質向復合精干型轉變、思想觀念向市場型轉變。

0一六至二0一七年,全面推行ERP信息化建設,實現信息業務一體化,導入卓越績效管控模式,建設本質安全型企業和智能化電廠,爭創全國一流企業。

0一八至二0二二年,突出智能型控制技術,實現智能型現代化管理、智能型員工建設,爭創“國際一流”水電企業。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貴州大地處處傳誦著紅色傳奇,隨處都可以聽到紅色基因傳承的故事。站在232.5米亞洲第一高的構皮灘雙曲拱壩上,俯瞰飛龍湖,千島靜謐,仿佛一位位革命烈士的化身,成為了今天的碧湖微漾、白鶴成群。以八年功夫,聚集萬千力量,造就多個全國第一和世界第一,彰顯了我們黨在新時代的凝聚力和創造力,為民利民富民。在華電集團和烏江公司的堅強領導下,構皮灘水電站將繼承和發揚長征精神,聽黨話、跟黨走,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向著“國際一流、行業標桿”的目標堅決邁進!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快赢481二拖三 九游棋牌电玩城 广西11选5开奖时间表 豪利棋牌免费领取 陕西11选五高遗漏 网上兼职赚钱 日结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 网络捕鱼赢现金游戏 免费吉林麻将小鸡飞蛋 意甲1819赛季